花燈審美的共同性

來源:意樹彩燈  發布時間:2017-04-26  瀏覽:2426

花燈審美的共同性

  花燈審美是一個生理——心理——意識的綜合過程,表現為感知、情感、聯想、理智四者有機的結構組合。人們從花燈的光亮、色彩、形體中直接感受到的生理快感,經過審美心理快感的中介,上升到理智的精神快感。正因為觀賞者有共同的花燈審美的心理結構,所以花燈審美心理具有一致的共同性,即是所有觀燈者,在一定的條件下,對同一花燈都產生美感,感到它美。這種審美心理是花燈本身所決定的,理由有四,第一:花燈藝術源于照明的器具,它的本質特征是光亮,有燈就有光明。佛教宣稱佛法能破除黑暗時,常以燈為喻。光經過裝飾美化,成為光“雕塑藝術”,更是使人賞心悅目;第二:許多花燈的造型,大都屬于一種抽象的幾何形態,凡抽象的幾何形態,本身并不具備感情的特征,當人們以美的旋律把它們組合成一個藝術整體時就產生感人的力量;第三:花燈藝術側重于形式美的審美特征。人們在欣賞花燈時,常常因為花燈形式美給予審美感官以鮮明而突出的印象,而忽視其比較隱約的內容,只注意它的形式。而體現花燈藝術美的光、色、形的物質材料具有審美的獨立性,在一定程度上符合人們的審美需要,引起共同的美感;第四:即使某些明顯地體現了部分觀賞者的意識的花燈,在內容的某些部分或在整個的藝術形式上也可能為不同的觀賞者所欣賞。如各種傳統魚燈,歷來勞動人民以“魚”諧“余”音,祈愿豐收,過富裕日子,這種美好的愿望人皆有之,只不過每個人的出發點不同罷了。至于造型的美觀、制作精湛的傳統宮燈所表現出來的藝術美,就更容易為不同的觀賞者所欣賞。這是和花燈藝術在發展過程中的歷史繼承性直接有關的,“任何階級都不可能拋棄前代的藝術形式、種類來憑空創造?!被羲囆g是經過長期的發展才臻于成熟的,它的藝術經驗是不同的階級的人們共同累積的,因此在藝術造型和制作技巧上,不同階級就會有某些一致性的要求。也正因如此,通過花燈藝術所表現出來的藝術美往往可能激起不同階級人們的一致的美感。

  

花燈審美的共同性還表現在移情作用上。以花燈創作而言,移情現象在扎燈過程中是不乏其例的。有一首《扎彩燈》的民歌,歌詞是這樣的:“竹篾青青,娟紙紅紅,扎一盞彩燈掛院中。夜幕中閃爍,晚風中搖動,噢、就在那十里八里外,你也看得見咱家門前的燭火明。燈節扎燈,心潮重重,就像這彩燈懸在半空。隔著那云霧,隔著那濤聲,噢,就在那千里萬里外,你也看得見我的心兒閃動?!边@首歌唱出了一個少女扎燈的心情,把“心兒閃動”的思念之情寄托或移入彩燈之中。北京人在制作《年年有余燈》時,常常把“吉慶有余”、“年年有余”等吉祥字樣描在魚肚上。中華要騰飛,于是人們設計出并制作了雄鷹翱翔的《騰飛燈》。

寄情于物,情與物化,在花燈創作過程中是一種常見的現象。至于欣賞中的移情,也是常見的現象。欣賞者為花燈藝術所感染、所打動,以至將自己的愛憎好惡、喜怒哀樂之情或寄托于燈,或與燈化為一體。有一首《燈節》詩寫道:“人影重重,燈影重重每個窗口含著幸福的夢。燈影重重,人影重重,每個心上都閃著希望的星。歌是今夜甜,情是今宵濃,歌甜情濃光景好,瑞雪兆豐年,歌甜情濃光彩好,瑞雪兆年豐?!睙艄澯^燈,“歌甜情濃”、“燈影重重”寄托了人們祈求豐年的愿望。當人們圍觀《捕鼠燈》,親眼看到矯健的白貓將鼠捕著吃掉的時候,無不拍手稱快;看了《國魂燈》,人們情不自禁地唱起《我的中國心》……假若這些燈不能從感情上打動觀賞者,那就絕不會出現上述的情況。由此可見,在花燈審美過程中的移情作用,是由花燈的藝術美引起的,是花燈藝術塑造的形象所構成的意境以欣賞者的主觀感情的有機結合產物。

  誰都會明白,花燈欣賞的移情作用,不是誰都一樣的。由于修養、經歷和心境的不同,花燈制作和觀賞者的審美感知、情感、聯想和理智又各不同,這是花燈審美的個性差異?;魧徝赖膫€性差異實質上是其一般共性的具體展開,個性差異又反過來豐富和發展了一般共性。

收藏 關閉